当前位置:主页 > 自由贸易 >

中国有意成为亚太自由贸易头号倡导者

来源: 未知 时间: 2020-05-27 11:31

  在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捍卫《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残余部分之际,中国已将自身展示为环太平洋自由贸易的头号倡导者。奥巴马原本期望,TPP能成为自己最大的政策遗产之一。

 
  多年来,奥巴马的“转向亚洲”战略,以及本有望成为该战略的经济支柱、但如今陷入停滞的TPP,让美国在年度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扮演领导角色。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当选改写了这种模式。特朗普的竞选纲领是保护主义,他反对奥巴马的TPP。
 
  奥巴马出席了今年的利马峰会,这是他最后一次以总统身份出访海外。今年峰会上真正的明星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他利用TPP的对手协定来吸引其他APEC成员国。在美国的许多盟友担心美国在特朗普领导下将变得更加好斗的背景下,习近平提出北京方面可以作为一个替代选择。
 
  习近平在上周六向商界领导人表示:“中国开放的大门永远不会关上,只会越开越大。”
 
  尽管没有提及共和党当选总统,但习近平利用与奥巴马的会晤警告称,美中关系处于关键时刻。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威胁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承诺采取更为激进的方式来处理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关系。
 
  习近平表示:“我们在中美关系的一个关键时刻开会。我希望双方共同努力,专注于合作,管理我们的分歧,确保两国关系顺利过渡,并将继续向前发展。”
 
  按照计划,这次出访是奥巴马在总统任上的最后一次外访。在整个行程中,奥巴马和美国官员都努力安抚地区盟友称,特朗普当选不意味着美国的全面后撤。峰会结束时,奥巴马警告称,不向前推进TPP,美国在整个亚太地区的地位会遭到“削弱”。
 
  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会议期间,我们的伙伴们非常明确地表示他们希望推进TPP,特别是他们愿与美国一起推进。”
 
  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弗罗曼(Mike Froman)表示:“美国向来是一个太平洋大国……我认为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是持久的。”
 
  但无论是在公开还是私下会晤中,APEC官员们均表示,在利马显而易见的现实是,特朗普胜选后实力向中国快速转移。一位高级官员表示:“会议桌上出现了不同的格局,人们在对冲自己的押注。”
 
  秘鲁财政部长阿尔弗雷多?托尔内(Alfredo Thorne)表示:“最大的问题在于TPP会发生什么。我们都已靠拢美国以达成一项自由贸易协定,我们都希望能够进入美国市场,我们都作了某些让步以加入这项自由贸易协定。如果美国决定不参与,我们很可能将不得不调整我们已经作出的让步。”
 
  美国国会还未批准有12个国家参与的TPP,而特朗普已承诺要让美国退出TPP。这一承诺迫使日本及其他TPP成员国急忙寻找替代选项,仔细考虑中国提出的对手方案。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表示他会继续为TPP辩护。
 
  特恩布尔还针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背景下的贸易保护主义风险发出了警告,这几乎是在不加掩饰地抨击特朗普和其在竞选过程中奉行的经济民族主义。
 
  他表示:“贸易保护主义不是供你爬出低增长陷阱的梯子,而是把陷阱挖得更深的铁锨。”
 
  新西兰总理约翰?基(John Key)也警告称,如果特朗普放弃TPP,自己会向中国敞开大门。
 
  他说:“TPP的全部意义在于美国在亚太地区展示领导地位。我们乐见美国在该地区存在。但如果美国退出的话,这个空缺需要被填补,而且将由中国来填补。”
 
  曾任美国外交官、现供职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保尔森研究所(Paulson Institute)的方艾文(Evan Feigenbaum)表示,由于中国经济实力日益壮大,奥巴马的转向亚洲战略一直面临困难,但特朗普的当选及他对退出TPP的支持,会帮助加快美国影响力的下滑。
 
  他说,印度和日本等国会抵制中国成为地区领导者的企图。“但不论结果如何,美国都是输家,因为规则将由别人制定。”方艾文表示,“美国在亚洲的经济治理能力也会减弱,这种能力对美国在亚洲扮演的角色和领导地位一直是不可或缺的。”
 
  秘鲁总统佩德罗?巴勃罗?库琴斯基(Pedro Pablo Kuczynski)在峰会结束时表示:“毫无疑问,中国在国际贸易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而且在太平洋地区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我们会支持这股势头,确保它不会停下来。”